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香港澳门
站内搜索

关键词:

搜索范围:

工作管理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英文网站
首页 > 报告 > 报告 > 全国公众信息服务门户网站

中国社会的伪科学现象分析

  一、伪科学之所以能够猖獗的因素
  伪科学是一种与科学针锋相对的,试图对自然界作出的另外解释的一系列相关活动。人们相信伪科学,主要是由于对科学的陌生,同时也是由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科学普及工作的缺陷和疏漏。而且由于有延续了几千年的自然经济的习俗,人们偏重感性认识和悟性认识,缺乏对自然现象的深刻理性认识和严密的逻辑性,缺乏科学的基本常识,轻信超越科学可知性的说教。伪科学之所以能够在社会上猖獗蔓延,首先是不法分子利用了大众的心理。
  (一) 社会压力给大众带来了心理负担
  随着当代社会日趋工业化,社会运行节奏加快,人们的生存压力愈来愈大,工作的不稳定、事业的不确定性,人们对未来的发展处于一种茫然,不知道今后会怎样。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不断受到考验,特别是在受到挫折和出现生存危机时,会有很多焦虑、不稳定感。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总想借助外力、一种神灵的力量来了解自己的未来。人口老龄化、失业、医疗和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等等,都使百姓心理相当脆弱,迫切需要找个心理寄托。目前的社会现实使百姓具有接受各种异端邪说和荒唐迷信的心理基础。而传统的意识形态随着思想解放和逆反情绪而逐渐被人淡忘,此时正好各种唯心主义、有神论观念钻了空子。而且神秘、未知的东西总是能激发起人类天性中的好奇心。而不管是人类自身还是自然现象,我们都有许许多多的未解之谜,讲述这些不解之迷的故事,肯定会有不少的大众。相当多的人精神空虚。有的人沉迷于此只是寻求精神解脱。还有些人抱着从众心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希望帮助自己以及家人避邪消灾,或遇到难事自己决断不了,需求启示。久之,不法分子得寸进尺,发现有利可图。
  (二) 普通缺乏基本的科学素养
  从大众的科学认识上来讲,由于公民识别伪科学所需要具备的基本的科学素养还不够高,被一些人利用,从而相信了某些伪科学的存在。这些基本科学素养既包括基本的科学知识,也包括基本的科学方法。只有具体的科学知识是不够的。许多科学家和学者具备相当程度的科学知识,但是他们却竟然也相信伪科学,这是因为他们肯定忽视了基本的科学方法,对科学史和科学精神有许多误解。所以在科学认识层面注意完整准确理解科学的本质非常重要。现代科学是经验科学,但科学方法并不归结为经验论,只凭感觉经验论来论证科学是不确切的。“眼见为实”说就是一个典型。识别伪科学需要健全的理性精神,包括怀疑精神和宽容精神,两者缺一不可。
  (三)“领导效用”、“专家效应”更加助长、保护了伪科学
  公众出于对科学家的崇敬,在判断科学是非的时候,往往想听科学家怎么说,这是一种有利于文明进程的社会心理。有时候公众会把信赖科学和依赖科学家等同起来,当科学家对一些自己不熟悉的事情轻易表态时,就会被伪科学利用,好些伪科学的始作俑者自己不出来直接说话,而是讲“某某科学家”是怎样说的,有时候可能是真说过,有时候是被曲解了,有时候则完全是被杜撰出来的。
     而这种伪科学一旦有部分领导干部支持参与,伪科学一般很快能够蔓延。 伪科学借用重要领导的大名拉大旗,做虎皮。不断利用部分领导同志,以达到沽名钓誉的目的。在那次有名的耳朵认字事件中某省委书记亲自具有这一特异功能者作了测试,发现其不仅能用耳朵识字辨色,甚至手指等部分,也有这种功能。省委书记的辨认在科学事实的认定上本来没有任何意义,但在中国这样一个官本位的社会里,因为官大学问大,所以从一开始,对这类声称的“特异现象”的辨别测试,就浓重地染上了这样的色彩:领导认为有特异功能,那么就有;科学界、文化界怎样讨论,那都无关紧要。
  (四)、媒体在舆论宣传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新闻、出版等媒体的大力宣传下,伪科学的传播更便捷。如果相关媒体没有能力正确区别科学与伪科学,那么很容易把那些伪科学的东西报道出来。另一方面,即便媒体有能力区别开科学与伪科学,有时候在利益的驱动下,而不对这些伪科学进行辨别就直接刊登或者报道出来,使得伪科学大行其道。以经济效益为导向的市场条件下,经济方面的原因是促使出版商出版此类选题的直接原因。
把伪科普书泛滥的主要责任归咎于出版社编辑素质的低下或纯粹对经济利益的追求或许不会有太多的异议。但是,除了愚弄老百姓的伪科学之外,还有很多伪学术更加迷惑专家和领导,而且其原因也与伪科学产生并猖獗的原因有所不同。除了以上原因外,由于我国科学技术落后而产生的浮躁心理也促成了这种伪科学。特别是很多专家,领导总希望能够迅速改变科学技术落后的这种局面。但是科学技术需要脚踏实。急功近利和虚荣心的驱使,使很多伪科学、伪学术的作者钻了空子,而专家领导却有可能以为是走上了学术的捷径。于是,传统科技以外的异常现象(不管是真是假)往往成为他们关注的话题,并期望能由此取得‘振奋人心的成果’。
     总之,由于人们对科学的信赖,一般以科学面目出现的伪科学,对自然现象给以荒诞的解释。伪科学一般出现在以下四种场合:在科学暂时还无能为力的地方(例如面对灾害和死亡),他们以救世主的面目出现;在科学无法探索的地方(如涉及生命的本质,宇宙的起源),它们以新学说的创立者出现;对于具有随机性的复杂系统,在因果关系不确定的地方,他们以预测未来的大师身分出现;在人们渴望健康和幸福的地方,他们以神奇药物和神奇食物的提供者出现,成为人们的救世主。的确,我们还有很多用科学解决不了的问题。在这样一些问题上,伪科学就要扩大自己的地盘,使人们回归愚昧和迷信。
  (五)伪科学宣传的真正目的
     结合社会生活中的真实案例,综上可以看出,除了某些伪科学的真正目的是获取政治企图之外,更多的伪科学是以诈骗钱财为目的的。过去的伪科学如此,现在的伪科学更是要变本加厉地为自己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他们利用骗人方术和歪理邪说控制信众,歪曲、盗用科学、宗教和文化术语、把不同领域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随意加以拼凑,以掩盖其大量、明显的逻辑矛盾。对于癌症,现代医学已经形成了一套严格的检验办法和指标系统。一些新迷信的制造者谎称他们所谓的“功法”可以治疗癌症,条件是练功者不得去医院检查疗效。他们设定的类似条件,是为了掩盖其歪理邪说与已有理论的不相容性,也是为了逃避检验,目的就是骗钱财,但是相信伪科学的人最后得到的结果一般却是人财两空,严重的,好端端的幸福家庭被拆散。
  二、伪科学的社会危害
  但是,由于伪科学是与科学相伴随而出现的,要彻底清除不太可能,只能将它控制在一定的范围,所以对待伪科学不必大惊小怪,也没必要总开展什么“运动”。可是,在一定历史时期,在特定的环境下,当伪科学突然泛滥起来之时,其危害就十分严重了。
  首先,伪科学冒充科学,与真正意义上的科学技术争夺极为有限的科技投入。当前“科教兴国”、“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观念已深入人心。由于相当多的人分不清什么是科学什么是伪科学,特别是一些领导干部,导致一些伪科学的东西被当作科学,得到重视,得到推广。但是伪科学永远也成不了生产力,反而危害生产力。
  第二,伪科学给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如许多人相信所谓的“大师”,不相信现代医学,有病不求医,结果延误治疗。或者有人相信巫术,竟亲自杀死自己亲人以趋吉避邪。
  第三,伪科学宣传混淆视听,故意模糊真与假、理性与非理性等界限,干扰正常的新闻舆论宣传和大、中、小学文化教育。“神功异能”、打卦算命、宿命论等封建迷信思想,严重毒化人们的灵魂。
  第四,伪科学与科学争夺社会主义文化阵地,严重影响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当前中国伪科学的封建迷信色彩很浓,往往打着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旗号不断“发扬光大”,具有极强的欺骗性。
  第五,中国伪科学泛滥及其向外输出,有损我国国际形象。近来伪科学大师内外勾结,不但在境内诈骗,也在境外诈骗。有时还替境外公认的伪科学骗子张目,有关部门努力宣传台湾的神棍宋七力和日本的麻原,就是两个让中国丢尽脸面的“创举”。
  三、基本对策
  中国伪科学的特点和产生原因决定,它不单纯是学术争论问题,也不单纯是社会问题。治理伪科学的泛滥要采取“持久战”而不是“闪电战”。伪科学已有相当的群众基础,只有发展教育和科学才能彻底减少伪科学事件,但要完全避免也是不现实的。此外,反对伪科学也不单纯是技术上的问题,还有思想观念上的问题,因此也要从理论上研究伪科学现象,特别是要从科学方法论上研究伪科学的失足之处。比如,研究科学理论的证实、检验和双盲实验等等就很有意义。笔者认为,除了从法律上依法治理这些伪科学现象外,还需要  从以下几个方面制止伪科学:
  1)从理论上澄清一些错误认识。批判科学与伪科学不可区分以及伪科学无害的论断,同时大力宣传正确的科学方法。
  2)民主监督领导干部介入伪科学活动的状况。领导干部要带头移风易俗,不算卦、不请神。对于屡屡参与伪科学活动、包庇伪科学犯罪分子的部分领导要罢免职务,绳之以法,从而揭掉“大师”们的保护伞,为净化社会空气扫清障碍。
  3)加强媒体管理,对于宣传伪科学的单位和个人应及时作出严肃处理。特别是首先要避免国家一级新闻单位(如重要电视台、广播电台、重要报刊)有意或者无意宣传伪科学。有关部门应尽快制定法规,对经常出版伪科学图书的出版机构依法处罚,现在的处罚太轻,不足以起威慑作用。
     伪科学是与科学相伴随而出现的,永远也不会彻底清除,只能将它控制在一定的范围,所以对伪科学不必大惊小怪,也没必要总开展什么“运动”。可是,在一定历史时期,在特定的环境下,当伪科学突然泛滥起来之时,其危害就十分严重了。当前中国伪科学空前泛滥,所以对其危害性要给予足够重视。中国伪科学已有相当的群众基础,只有发展教育和科学才能彻底减少伪科学事件,但要完全避免也是不现实的。但从理论角度看,短时期的“政治解决”并不能解决思想认识问题。也就是说,对于伪科学、迷信以及反科学,搞运动是不行的。有关科学与非科学的问题,是学术界的问题,行政力量并不能就科学问题进行划界,这不是它的职责。

科普研究所 李正伟

文章主题词:
    评论
    称 呼:
    评论须知
    • ★ 在本网发表言论,请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有关法律法规;
    • ★ 请勿发表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言论;
    •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 在本网发表的言论,本网有权在网站内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论:
    验证码: